kernel panic

标题党,和编程没有关系,和linux也没有任何关系,不过panic能够很好的形容我目前的状态。许久没有写博客了,这几个月真是barren month,一来是之前做的QA工作实在是没有什么想写的东西,之前写过一篇Automation的入门篇的草稿,关于autoit & sikuli教程与应用,最终还是没有发出来,同样是coding,但是似乎成就感远不如RD。二来好像是见过越来越多的牛人后,觉得自己的见解实在浅薄,特别当你才听过一个名词,人家已经精通的那种感觉,还有就是自己一直“想”做却没有开始,人家三两下就搞定那种;甚至有点害怕交流,失掉了一种折腾精神。。三来似乎是拖延症|信息强迫症|晚睡强迫症越来越严重了,而且最近十分焦虑,甚至有点恐慌,焦虑到经常处于什么事情都不想干的境界,论文还没写完呢,应用还要修改呢,还有那么多idea要实现呢,我是典型的古老的工程谚语:“如果它还能执行,就不要动它”,而且有时会符合帕金森定律的一种表述:“工作总是在最后时刻完成”。

 photo image_zps036834e3.png看看上周的时间都干嘛去了吧,前三毫无疑问是娱乐。。

作为一个拖延症患者想解决拖拉问题必然会导致拖延,之前买过的两本《战胜拖拉》、《拖延心理学》除了最开始就再也没有翻过了;加上信息强迫症和晚睡强迫症,才导致目前处于这种状况。晚睡强迫症状,我是借用的一个词,因为我哪怕是很困了,如果不是晚上也不会主动去就休息,而是会发呆或者在网上闲逛干耗时间。我从4月初开始坚持早起(7:20左右,呃,不算早?),早上的时间用来看书,在实习的期间里好像看了5,6本,技术非技术的都有。但是一到晚上就特别困,所以最近打算坚持午休,我用Committee进行记录,类似的有Getupp,中文的有心理成长|养成习惯,这种social committee或许又是一个热点,可以和SNS、LBS结合。

有点跑题了,拖延症,参照维基百科的定义:

“延宕Procrastination)是一种将行为或者任务推迟到稍后时间的个性行为。延宕者通常将延宕作为一种机制,以应付开始或完成任何任务或决定的焦虑。心理学研究者有三个标准来界定延宕:这种行为会阻碍你达到预期目标,它是没有必要的,仅仅是(对应完成事务的)一种推拖延。 延宕经常会带来压力,负罪感,效率底下,恐慌,及其他人对你不能完成任务,不能尽责的不良评价。并且会恶性循环,导致进一步的延宕行为。 对个人来说,轻微程度的延宕是正常的,当其开始阻碍你的正常工作,就需要认真对待它了。慢性/长期的延宕行为,暗示着潜在的心理及生理紊乱。

不过真正给我的工作(实习时的工作),我好像不会拖延,拖拉的都是自己想做的事情。信息强迫症,百度经验上的说明是:

"信息强迫症:个人强迫自己去了解一些信息,害怕信息被遗漏的心理现象。是指某些人对信息的渴求,依赖而产生的一种来源于自我,又不能有意识控制的自我强迫状况。你是否每隔一个小时就会看看手机,是不是会感觉手机在震动,或者一天不带手机你会坐立不安,那么你就拥有新时代的通病——信息强迫症。
心理专家表示,“信息强迫症”是个人面对大量信息时产生的一种不确定和不安全感,为了不错过可能有价值的信息,逼迫自己不断关注搜集所有信息,它是强迫症延伸出的一种单纯性心理疾病,目前,已经成为上班族的常见问题。"

这个描述,我太明显了,经常不停的刷Twitter,GoogleReader,GMail,SNS等等,用@带三个表在《你说上网有多耽误事吧》的话来说就是:“现在人们都患上了“信息优越症”,就是这件事我第一个知道,并发布出去,你第二个知道,第一个人就会鄙视你:“好久以前我就看过了。”我的博客后面经常有这样的人留言,以显示自己知道的快。掌握信息更多、更快有啥意思,小强老师很在乎这个,至少可以通过时间差和量差在某一瞬间满足自己的优越感——不管这些信息对人是否有用。”

最近的一个例子是bitcoin,最近的讨论又热门起来了,不过我确实在两个月前就了解过了,有截图为证。  photo image1_zpsfeb27d10.png

问题就在于,由于每次都是浮光掠影般的获取信息,很难有深入的见解,这就是为什么好像懂很多,但是在Quora,知乎,甚至Stack Overflow上很多主题不知道怎么回答。这和编程上的一个myth:“I will learn it when I need it – 我会在我需要的时候再学是类似的:你了解过了,有需要的时候它会派上用场,coolshell程序员的谎谬之言还是至理名言?中做出了很好的解释:这句话伪装在于其听上去像是一个智慧的有经验的开发者说的,但是人们只是以此为借口而随波逐流”,语言的学习亦是如此,这段时间我真正开始使用python写程序,正则表达式也开始真正用了起来,现学现用其实很不好,因为很容易陷入某个陷阱,如果你对你使用的语言或者工具没有全局的概念,很容易浪费时间,而且不知道究竟错在哪里,借由Google搜索出来的solution,这实际上就是一个个的magic number和所谓的巧合编程,学习的过程一定要动手写哪怕那些你之前认为很不屑的小东西,这是常识了,无需多言。

我试图总结一下造成目前窘境的原因:

1.挫败感,这属于信息强迫症的原因,这个东西的结果怎么不是我的预期?[浮光掠影,没有全面深入导致]

2.沉溺于臆想,拖延症的表现,一个恶习,只想到如何实现就停止了,没有action。[从最小的地方开始入手,坚持行动]

3.时间观念,必须要”整块的时间“才能开始,或许我应该看看《津巴多时间心理学

4.不喜欢做的工作,这个没什么好方法,论文毕设就是如此,而且会导致整块的时间也会被浪费掉。

5.缺乏一些动力。

我觉得,不从最根本的心理上解决,什么GTD,番茄时间方法,都不会有什么效果的,所以还是要想方法解决这些问题,嗯。

写到最后了,这篇博客写作源于上周回学校碰到现在绿岛硬件部现任负责人,聊了几句,他说会把硬件部改名(我之前就想过),然后主要用Java写Android应用,但是他想让下面的人去搞,因为他要参加SRT(人脸识别算法方面?)和XX大赛。转型没有问题,因为就算是现在我也跳不出当时的想法局限,而我当时的主要两个想法就是1.不能太过时了2.这个应用|软件|系统是怎么实现的?可能是我的思考水平一直没有进步的原因吧,换一换会有所改观也不说定。Java和Android方向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,主流趋势么,当初绿岛成立不也是赶web的潮流么;问题就在于按之前的C++路线,你不得不对OS,runtime,语言本身甚至其他奇技淫巧都有些了解,才能写出像样的东西,不是说用java就不能了解这些了,用C++能够深入对计算机本身的理解,这点不会有人反对吧,写起来麻烦那是另外的事情了,我其实担心的主要是这个。至于负责人让比自己小的学弟去搞这些,我是不赞同的,你拿什么去指导他们?没有讨论交流,又如何进步?现在的绿岛更多的成为了一个学习的平台,有nb的产出反而不是最重要的了,最起码要让绿岛的成员自身得到成长,这和俱乐部搞青训是一致的,拿没拿到青年组的冠军不是关键,更重要的是最终有多少人能够进入一线队并且能够立足。尽管如此,绿岛十年了,实在是不容易,希望能够看到20周年,甚至30周年的庆典,到时我会回去和你们吹牛的,哈哈。

Published: May 19 2011

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